示例图片二

万亿下的爆炸,宁德时代的高估值困惑

2021-02-28 21:47:40 云鼎棋牌娱乐官网 已读

文丨林雨秀 编辑丨杜海

来源丨正经社(ID:zhengjingshe)

2020年,最火的非新能源莫属,没有之一。

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,电池占据了整车约40%的成本。为此,龙头老大宁德时代(300750.SZ)股价扶摇直上,市值直逼万亿元。

然而,风光背后,却开年不利。

1月20日晚,深圳市德方纳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告,旗下子公司曲靖麟铁的一个尾气吸收塔因压力过高、阀门失效发生爆炸,造成12人受伤。

正经社梳理获悉,宁德时代系曲靖麟铁的第二大股东,持股40%。

如此,新年以来,宁德时代20天内已经发生两起爆炸事故:早前的1月7日,间接控股子公司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湖南邦普)生产车间发生爆炸起火,造成1死6重伤,14人轻微伤。

布局锂电池上游

宁德时代,即CATL,成立于2011年,是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,主要产品为动力电池系统、储能系统和锂电池材料。

其前身,是消费锂电池行业龙头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ATL),由曾毓群1999年创立。

2008年,曾毓群看到了中国新能源补贴带来的动力电池行业商机,便专门成立动力电池部门。由于当时法规不允许外资企业生产动力电池,2011年,动力电池部门被单独分拆出去,创立了CATL。

宁德时代处于锂电池行业产业链下游,上游为锂、钴等原材料,中游为锂电池材料。

中游锂电池材料主要有:正极材料、负极材料、隔膜、电解液。其中,正极材料直接决定了锂电池成本的高低,最常用的材料有钴酸锂、锰酸锂、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(镍钴锰的聚合物)。

正经社注意到,随着动力电池降价压力与日俱增,盈利空间日益收窄,成本控制成为锂电池企业的核心竞争之处。

为了降低成本,宁德时代开始布局锂电池材料。正极材料领域,除子公司广东邦普布局了废旧电池回收业务外,还与德方纳米设立合资公司曲靖麟铁,投建1万吨/年的磷酸铁锂正极项目,生产三元前驱体与三元材料。

广东邦普是国内最大的电池回收公司,可以通过电池回收提炼生产出三元前驱体等,使镍钴锰锂等资源实现循环利用,也可以通过外购材料进行前驱体及正极材料的加工生产,是宁德时代完成上游材料布局的关键一环。

只是,向上扩张的同时,生产安全和产品安全不容小视。

高估值支撑乏力

长期以来,宁德时代三项收入来源中,动力电池是核心,贡献了85%以上的净利润。2017年-2019年,动力电池占利润比重为89.77%、90.03%、89.55%,锂电池材料占利润比重为10.20%、9.58%、8.57%,储能系统占利润比重0.03%、0.39%、1.88%。

受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退坡影响,新能源汽车成本趋向传统燃油车,下游新能源汽车的降成本压力传导至动力电池企业,动力电池行业毛利率呈下降趋势。

正经社梳理获悉,2016年-2019年、2020年三季度,龙头企业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从2016年的超40%下滑至2020年三季度的27.41%,主要原因就是营收占大头的动力电池行业毛利率下跌。

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,2020年前三季度,宁德时代营收为315.22亿元,同比下降4.1%;归母净利润为33.57亿元,同比下降3.1%;毛利率为27.41%,同比下滑1.67个百分点。此外,营收增速上年同期为71.70%,增长转为下降;净利润增速较上年同期的45.65%大幅下降。

相对于下跌的业绩指标,正经社注意到,宁德时代的股价真正做到了高歌猛进。2018年6月11日登陆创业板指后,度过了一年多的相对平稳期;2019年11月下旬前后,风格突变,攀升的坡度极其陡峭,直至如今离万亿市值的一步之遥,区间最高涨幅接近500%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对于宁德时代而言,2015年至2019年,公司境内业务收入占比超过95%,在国内需求总量仍承压的背景下,2020年上半年公司出货及产能利用率水平表现平平,在业绩上并没有消化其高达200倍左右的估值。

市占率拉锯战

2016年以来,中国政府要求电池企业必须满足《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》并进入相关企业目录,才能获得补贴。外资电池企业被排除在外,导致宁德时代等国内有优势的电池企业供不应求。

2019年6月份,动力电池“白名单”被宣布废除,外资电池企业卷土重来。失去“保护伞”的宁德时代,遭到了猛烈撞击。

正经社注意到,2020年以来,LG化学和宁德时代在全球动力电池单月装机量排行榜上反复角逐,2020年3月,LG化学首次实现累计装机量全球第一,直到8月都持续领先。

尽管2021年1月13日,SNE Research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在电动车上的装机量上,宁德时代连续第四年夺冠,全年装机量达34GWh,市场份额达24.82%;LG新能源以31GWh的装机量紧随其后,位居全球第二,市场份额为22.63%。

但2020年宁德时代只能算是险胜,未来鹿死谁手目前还难下断言。

另外,从增长率来看,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在电动车上的装机量上达137GWh,同比增长17%,宁德时代全年装机量达34GWh,同比增速仅3%。远远低于竞争对手:LG、三星SDI、韩国SKI的装机量增幅分别达到150%、81%和284%。当然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宁德时代在海外市场的不足。

由此可见,市场风云变幻,全面押宝国内市场的宁德时代并不能安枕而卧。

激进扩张隐忧

对于竞争,曾毓群有足够的自信。2020年12月9日,他曾表示,锂电行业到2025年将迈入TWh(10亿千瓦时)时代。

这意味着未来五年,锂电池的产能将会迎来十倍的扩张。届时,动力电池以及新能源汽车的格局之争将会更加激烈。

为了应对竞争,2019年以来,曾毓群开始产能扩张,2020年节奏明显加快:2019年宣布拟投资231亿元用于新增产能扩建;2020年新增投资规模730亿元;2018年6月上市以来,规划新增投资规模共计1260.1亿元。中金公司预期,结合历史规划,2025年宁德时代的产能将超过500GWh。

根据SNE Research数据,2025年动力电池在电动车上的装机量将达到1163GWh。照此估算,届时,宁德时代的产能将接近该装机量的50%,相比2020年24%的市场份额,以及 2020年上半年52.50%的产能利用率,宁德时代的积极扩张,似乎略显激进。

总之,伴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,国际电池巨头摩拳擦掌,国内企业奋起直追,现在的宁德时代内忧外患,资本市场的狂热已经透支了它的未来。

对于上市公司而言,高估值是动力更是压力。对于投资者来说,风险已不容小觑。【《正经社》出品】

责编|唐卫平·编辑|杜海·校对|然然

声明:文章仅供参考,勿作投资建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

喜欢文章的朋友请关注《正经社》,我们将对上市公司持续进行价值发现与风险警示

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,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,否则视为侵权